剛剛聽完這場演講,雖說明天還有相對論導論的作業要交,不過我還是不怕死地聽了這場演講,收穫不少,把我一些盲點打破了。

 

演講是從時報出版社的林總編開始,她開了很多有關中國知識分子的書單,當然,全都是時報出版社出的。由於我對這些書單沒有太大興趣,因此這部分沒有專心聽。

 

整個演講的高潮應該是從黃所長開始。

 

他 先從中國傳統的儒家思想開始講起,說起士大夫階級對國事為己任的態度,接著轉到清末民初,知識份子從傳統的仕紳階級(八股文、科舉)轉到專業知識(西學) 份子。由於知識份子與農村斷根了(他們都跑到城市謀生),因此統治農村的便轉成"土豪劣紳"(也因此種下共產黨革命的因子),而知識份子也逐漸"邊緣 化",不向左傾或右傾,便難以發揮影響力。

 

有人問"現在台灣的知識份子需要什麼?",他說:"(因為我們學校是理工大學)理工科的學生必須要有人文素養,以及廣大的視野,從兩岸到全球"

 

他舉了個例子,他去大陸訪問時,看電視,電視台內有許多國際新聞,反觀台灣幾台24小時新聞台,他會看不下去,因為關心的無非都是芝麻綠豆的小事。

 

另外,他也說台灣大學生原來有的優勢:英文好、自由多、接觸面廣,但這些優勢都漸漸被大陸急起直追,我們也必須警惕。

 

他說的話裡,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大概是下面這一句吧:

 

"知識分子要有專業知識,要有對社會的關懷,但最重要的,是對自己的省思!"

 

我必須把這句話時時銘記在心,因為這是我很難做到的一點。

 

不過演講結束後有個問題,我還沒來的及發問,發問時間就結束了,這問題必須留給我自己:

 

"隔行如隔山,理工科的學生要有人文素養,但人文的敘述語言和理工的是不同的。我們接觸到的是矩陣、微積分、力學... 都是數字化的呈現,而人文的敘述語言對數據化其實並不多,如果只讀一些,會不會變成半吊子,反而造成對自身的傷害?"

 

不過解答都已經在上面了:要有專業知識,要有社會關懷,但最重要的,是要省思自身。

 

希望我可以記得。

創作者介紹

石頭書的刻痕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