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今天,嗯,還是該說是昨天,總之,為了我的相對論作業,今天早上八點才睡,下午三點起床。清晨,和許庭瑋林曜宇在空曠的馬路上騎車,冬日清晨果然特別冷,穿三件,九降風仍透入布料的毛細孔裡,讓我覺得外套內側縫了一層冰刺。


到城隍廟,隨著曜哥的帶領,我們吃翁記魯肉飯,在太陽尚未升起的時刻,竟然已經有快十個人在那裡品嘗魯肉飯與雞湯。我們當然也坐下,點了碗滷白菜,三人三碗魯肉飯三碗人蔘雞湯,就這樣度過閒聊與美食的一個小時。

等到回學校時,天空已經出現魚肚白了。

創作者介紹

石頭書的刻痕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