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書的刻痕(已停更)
「石頭書的刻痕」目前已搬遷到:

https://writerstand1234.blogspot.tw

痞客邦這裡不再更新

這篇文章是以前大學中文寫作的老師出題,而自己有興趣便寫的。題目是「逆境」,導文如下:

人生有如一條長遠的旅途,其間有寬廣平坦的順境,也有崎嶇坎坷的逆境。你曾經遭遇到什麼樣的逆境?你如何面對逆境,克服逆境?請以「逆境」為題,寫一篇文章,可以記敘、論說或抒情,文長不限。

「逆境」很容易寫成「困境」或「尷尬的事」或「我害怕的事」,立意需高,但「立意」是啥?雞毛蒜皮可就不是「逆境」了,譬如青春痘...縱然,那是青春期最大的心事....
很多高三生寫不出寫不好,你來寫寫看....

--

限制是五十分鐘內寫完以及八百字內,我很明顯爆表了...

(時間差不多,但字數差很多...)

--以下內文--

不知道這裡有幾個人打過麻將?

麻將是一種賭博,然而不像骰子是純粹賭運氣,而是以特殊的輪莊方式讓每個人都可以是莊家。當莊家時容易得到高分也容易被自摸後賠更多,丟牌、拿牌之間的取捨,最後聽牌的形式,甚至是分數差距過大時使用的各種危險打牌方法,都讓麻將除了運氣層面以外還有一定的心理及統計要素。因此長期下來,你可以藉由觀察一個人打麻將的平均排名及平均得分,去觀察這個人士不是麻將高手。

不過,比起本土的台灣牌,我比較喜歡外地的規則,比如日本麻將或廣東麻將(可惜廣東麻將牌型太多,目前仍然記不起來),因為它們有比較複雜而合理的計分牌型(比如說「一般高」、「四歸一」、「三色同順」、「一條龍」等),相較而言,台灣不是「碰碰胡」就是「一色牌」,計分牌型太少,打牌靠自摸(因為自摸算三家放槍,可以一次賺三倍),以及連莊拉莊(每連一次加兩台,超爽的),打起來運氣成份很重。尤其日本麻將還有「一飜(飜讀作「番」,與一般打麻將的「台」同義)起胡」,讓技術層面增加不少。

至少我曾經這麼認為。

我很喜歡打的一款網路麻將叫做「天鳳」,它是一個以Flash介面讓人交流的網頁麻將,是日本人寫的,打的自然是日本麻將。我玩過不少麻將遊戲,但很少網路麻將可以像天鳳一樣,只用一個Flash作介面,資源吃得少,介面又漂亮。我也因為這款遊戲,現在甚至可以閉著眼把日本麻將所有的計分牌型背出來。

天鳳有分免費版及付費版,免費版只有最基本的統計功能,可以統計自己拿到各名次的機率、平均得點、放槍率、胡牌率等數據,雖然不多也夠使用了。

我天鳳有好幾隻帳號,以前申請過的帳號都因為太久沒玩而被砍了,只剩現在這隻名為「Rockbook」的帳號。

以前那些帳號沒有留下來有許多理由,包括天鳳帳號很好申請以及忘記帳號放在哪個文字檔裡,不過最重要的理由仍然是,那些帳號的戰績不佳。

天鳳依照等級分成「一般房」及「上級房」,而一開始申請的帳號都只能打一般房,直到你從九級升級到初段,才可以開始打上級房。我在一般房裡一向打得不錯,甚至可以拿到約三成的第一名。然而打到上級房後,幾乎都是被屠殺的一方,常常是最後一名的機率接近三成。也因此,我的戰績自然不會好看。

我以前因為學業緣故而停打天鳳一年多,最近開始重新接觸後又再次愛上。此時的打牌風格自然和以前不大一樣,以前講究聽大牌,現在講究快聽牌,無論如何,我依舊在一般房打得很順手,在上級房依舊被屠殺。

最近的摸牌像是失靈一般,常常摸到一張牌,打出,下一張摸牌又是同樣的牌。結果最後看到的是,我丟的牌會有兩張東風、兩張九索、三張五萬等等詭異的捨牌。我的牌常常都差一張聽牌,但卻無論如何都等不到那關鍵一張。好不容易聽牌了,一把牌打出去,馬上放槍。

這樣的情況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越打,越輸;越輸,越不甘心,越打。結果造成不斷打麻將、希望能逆轉勝,最後卻在不斷的放槍大牌之中度過。也是這段期間,讓我漸漸瞭解什麼是賭徒。賭徒就是一群輸了就想翻本的人,贏了就盡情揮霍,輸了就是借債也要有本來翻,直到自己一無所有,欠了一屁股債,才會真正後悔。

還好天鳳是免費的。

之前,系上實驗室的學長姐因為麻將缺一咖,加上我也喜歡打牌,便過去跟他們打一場。他們打麻將其實打很小,一底三台,一台五元,就算輸再慘通常也是一百元可以了結。然而我去打的時候堅持不賭,結果就是,我那一次牌運很好,加上本來丟牌就有效率,常常快聽快胡。如果有一起賭,我大概贏個五十元不是問題。

但我沒賭,我想,賭博是這樣的,因為牌桌上的廝殺、運氣對決太刺激、太好玩,傷害又不是一時之間會浮現,結果就是像吸毒一般,一旦賭過了,便會難以忘懷,甚至為了更大的刺激感而賭更多,造成最後不可挽回的慘劇。在導聚時,我們和教授聊天,教授就提到當年物理系甚至有「麻將大樓」,幾名學生租了一棟大樓的幾層,那裡彷彿是一間小賭場,不斷進行方城廝殺。直到最後,他們甚至玩到一底兩千、一台一千的可怕規模,現在,這樣的數字已經算是賭很大了,在當時更不必說。結果,最後有幾名學生欠了十幾萬,還不出來,跳樓自殺。

然而這不代表麻將是壞的,只是一個正常人不該用它賭這麼大的金額而已。就像打撲克牌,有人說打牌是壞的嗎?平常大家還不是玩大老二、橋牌玩得很高興?但仍然有很多人玩百家樂、玩二十一點玩到傾家蕩產。

賭博是雙面刃,純粹打好玩可以很好玩,而要墮落也能輕鬆墮落。

回到天鳳吧。

當我發覺到自己放槍率正一點一滴上升後,我終於開始正視自己的運氣問題。摸不到牌至少也不能放槍,也因此,我終於開始學會「棄胡」,也就是放棄胡牌,專打安全牌。

而最近至少因為棄胡避開幾個大槍,贏了兩次第一名,雖然贏的不大,至少是個好的開始。

 

 

創作者介紹

石頭書的刻痕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orker2008
  • 未学弃胡就去上级打,肯定被屠杀啦,天凤系避四麻将,其他人都听牌,自己仲去博抢和,肯定输到裤都穿啦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