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特別冷,霧也特別濃,上交流道時,眼前所見的一切,天空、空中、路面,都覆著一層白霧。這場濃霧從我上高速公路開始,延伸到彰化為止。

上交流道時,一盞盞路燈激發其內的鈉,激出橙色的光,凝聚在燈罩中央。霧氣散開了凝光,使視野每一處都泛著橙色螢光,每一盞燈光就像深夜中火金姑的尾巴,眼前的一切彷彿把梵谷的《星空》用橙色單色處理,再浸入橙色的螢光劑中。

當然高速公路大部分的路段還是沒有路燈的,此時霧依舊,原本可以照到更遠的頭燈只能看見白紗,即使開了霧燈,那強度也不足以穿越霧氣。可以辨別路面的已經不是一條條的黃線白線,而是一顆顆固定間距的貓眼。

對向車道一樣打著霧燈,燈光在中央行道樹的縫隙中依稀能進入我的視線,一開始,光線是平行於地面的,但越離開縫隙、也就是越接近行道樹時,光線會以它的來源車燈為軸心順時針旋轉,最後在縫隙完全遮住燈光,或者我終於不得不移開視線時,那光線似乎已轉了半圈以上。一台台車的車燈光線穿過一道道中間的縫隙,彷彿對向車道有個巨型裝置,正準備啟動魔法,產生一個個旋轉的光影特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石頭書 的頭像
石頭書

石頭書的刻痕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