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的我們站在起跑點上
就像人生是一場賽跑
出生是鳴槍
有些人無法聽到鳴槍
所以從未前行
有些人如我們
不知該往哪去
於是跟隨我們的領跑者
他跟我們說
要往哪走
就往哪走
要跑多快
就跑多快

曾經我以為
路邊的樹蔭、野花
都不值得駐足
除了吃喝睡眠
沒什麼能停下腳步
跌倒了也不等傷好
更加快速度補足落後的進度
曾經前方
只有領跑者的背影
直到有一天他會衰老
或者信任我們隨年齡的成長
於是停下腳步
讓我們自己前進

此時傷痕累累的身體才開始作痛
前方的道路會出現沒見過的光景
此時我才學會
如何停下
如何休息
道路的分歧太多
沒有一個看得見終點
於是重新找到適合的速度
一邊癒合傷口,一邊
以步行的速度前進

創作者介紹

石頭書的刻痕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