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記得一則和明華園有關的新聞,內容是說明華園到法國公演,他們當然是以台語表演,但表演完後,許多觀眾都起來鼓掌,還有不少人淚眼迷濛地說「我們和你們有同樣的歷史!」

《百年孤寂》裡有一段是這樣的:由於香蕉公司對於馬康多(也就是主角們住的地方)長期剝削,布恩迪雅(Buendia)家族的第四代,約瑟.亞加迪奧.席岡多,成為工人領導,帶三千多名工人到火車站前的廣場抗議。一開始,他們當然是跟香蕉公司和談,但香蕉公司始終不開出他們能接受的條件,他們也就遲遲不復工。之後,軍隊來了,對著廣場上三千多人不停掃射,血像河一樣洗著廣場,席岡多裝死逃過一截。當他醒來時,他正在一輛火車上,周遭都是屍體,他連忙跳下火車,火車開往海邊丟棄屍體。當他再次回到廣場時,什麼都沒了,血跡、毛髮、甚至一點他們曾抗議過的痕跡……

        之後,無論他和誰說這件事,沒有一個人相信。電台廣播一切平安無事,後來的課本也寫抗議平平安安結束,大家都愉悅地回家,甚至,當政府的人開始清算曾抗議的那些人,跑來布恩迪雅家的房子時,席岡多就在他們面前,他們竟眼睜睜地完全忽視。對政府來說,席岡多抗議的一切從來不存在,就像他們對席岡多本人一樣……

這裡描寫的其實是哥倫比亞在1928年發生的香蕉大屠殺事件,我手頭也只有(懶得看的)英文維基資料,這裡便只寫我對這事件的瞭解。

在十八、十九世紀時,賣香蕉是一種暴利,美國便成立了聯合水果(United Fruit)來銷售各式水果,同時也在南美許多地方僱用當地人民種植香蕉。當然,這種跨國大企業最擅長的就是壓榨,所以勞工便要求提出較合理的薪資,哥倫比亞也是一樣。只是他們萬萬沒想到,聯合水果不但不遵從,還和政府合作以軍隊鎮壓,造成幾千人死亡的慘劇。

但最令人心寒的,還是當時哥倫比亞政府宣稱:「這次事件只有七人輕重傷。」

我不得不承認,看到他們在廣場上被機槍掃射時,我心裡其實是想著二二八,還有對岸的六四,因為我們都一樣有過屠殺的歷史,而政府也曾拒絕承認(台灣終於是有逐漸明朗,但大陸那裡……)。

縱使我們和馬奎斯隔了一座太平洋,縱使我們操著不同的語言,但有些東西總是一樣的,我能懂那種傷痛,馬奎斯,我們都有同樣的歷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石頭書 的頭像
石頭書

石頭書的刻痕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