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最近詩讀多了,也寫多了(也或許是因為開始讀劇本的關係),最近讀文字的速度越來越慢,就算是自己寫的也是。不知道這習慣是好是壞,但能確定的是,我大概已經沒有以前那種一日三本小說的讀書速度了。

但也因為讀的速度越來越慢,開始慢慢能抓到文字背後的東西,解構詩的能力越來越強(只是還是寫得一樣爛orz ),看只有對話的劇本時也開始能看出對話背後的攻防戰,慢慢的,連自己使用文字的方式也變了。

我很喜歡寫景,可是更喜歡在寫景的時候加一些觀點,比如這一段:


  攤販依著馬路兩側叢生,各種餿水、洗碗精及肉攤魚攤散發的腥味混在一起。每個水龍頭都連接著或黑或黃的橡皮管,另一端則是鐵或塑膠製的大面盆,洗碗、洗肉骨、洗菜、洗水果……等各式各樣的東西。水龍頭沒停過,污水從面盆中溢出,延伸、擴展到每一吋地板。慶小心踩著,以免自己鞋子濕掉,但天使只是不停往前走,毫不在意。

(慶跟天使都是人名)

「水龍頭沒停過,污水從面盆中溢出,延伸、擴展到每一吋地板。」這句話其實隱隱道出那些底層人的骯髒,慶身為有錢人家的孩子,自然會不習慣,所以才「小心踩著,以免自己鞋子濕掉」,但對於出生在這裡的天使而言,這裡跟她家廚房沒兩樣。這裡也同時道出兩人的差別。

我很喜歡這種細節,只要作者功力夠好,細讀其實是種享受,可以看看作者如何利用細節引出一些人物的個性、動作、背景... 同樣的,能書寫出這種細節,就像在文章中埋一顆寶石原石,一般人看過去就算了,但慢下來的人就能看到人物如何在其中呈現。

不過說是這樣說,要能耐得起細讀的作品其實並不多呢...


 

創作者介紹

石頭書的刻痕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