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開著車,涼宮坐在副駕駛坐上,我們倆再次回到福隆海灘。

除了音樂祭,這裡又多了另一個著名的活動,也就是「La Watermelon」,「西瓜節」。一大群人會買好幾百顆的西瓜,在沙灘上砸碎,拿果肉互相丟來丟去,最後收拾乾淨,沖澡完後離去。遙遙地,和西班牙的「La Tomato」互相呼應。

但他們不會想到,這活動是我和我朋友們開始的。

 

 

要說起西瓜節,那就得說起十年前的一場遊戲開始。

當時,因為小玉家種了太多西瓜,賣不完就得丟掉,她便想把西瓜分給大家。但涼宮說話了:「要不然這樣吧,我們把這些西瓜弄去海邊,然後玩劈西瓜!」

「我還批西面(pcman)勒!劈西瓜!」

「要不然你說怎麼解決比較好嘛!」

涼宮惡狠狠地盯著我,我只好順她的意了。

於是,小玉開出他們家的廂型車,後面的座位放滿了西瓜,前面的座位則由我、涼宮和大雄坐著。我們一行人到了海邊,架陽傘跟鋪墊子,然後就玩起排球了。

「……不對吧?我們不是要來劈西瓜的嗎?」

我托球給大雄,大雄用力一跳,把球殺向涼宮那裡。

(這裡得說一下,大雄可不是戴眼鏡的瘦弱男生,他可是黝黑的運動青年,只是名字因緣際會被取為大雄而已。)

「沒差吧,反正好玩就好。」

大雄哈哈大笑,我則看著陽傘下堆積如山的西瓜,嘆了口氣……

「阿虛,還不注意看這裡啊!」

涼宮大喊,我趕緊往她的方向一看,第一眼是白色比基尼底下的良好身材,然後是越來越大的圓形陰影……不對,那是朝我頭這裡飛來的球!

我就這樣硬生生被球擊中,倒在沙灘上,過一會才得以起身。

「涼宮你這混帳!哪有人朝別人臉上殺球的!」

「誰叫你都不專心,我們可是來海邊玩的,不要一直在意那些西瓜!」

「我們來海邊就是要處理西瓜的啊!」

不行,我得冷靜,我深呼吸一口氣,正巧一旁的小玉也幫我說話了。

「阿虛說得也對啊,涼涼,要不然我們先休息一下,把一顆西瓜切來吃吧。」

(沒錯,涼涼是涼宮的本名,而阿虛絕不是我的本名!我只是因為身為怪人集團中唯一的正常人,所以被他們這樣叫而已。)

「拜託叫我本名好嗎……」我無奈地說。

「嗯……阿虛你本名是什麼?」大雄搔頭。

「為什麼你們連我的本名都忘了?我只是為了吐嘈還有作球給涼宮殺的角色嗎?」

「還有被我打的角色。」涼宮說。

「閉嘴!」

 

 

於是我們一行人就浩浩蕩蕩回到西瓜山圍繞的陽傘底下,小玉熟練地拿起一顆大西瓜切開,分成一片片後放到免洗盤上。我們吃了幾片,一面稱讚西瓜很甜,一面說西瓜水分很多,很解渴。

吃完後,大雄又拿起排球,催促:「快吃完吧!我們再去玩一場排球!」

「你也太熱血了,難道不覺得現在紫外線很強嗎?」

「就算是紫外線也無法阻擋我想動的欲望啊!」

「可是會阻止你以外的人想動的欲望。」我瞇起眼睛,陽傘外的陽光實在刺眼,「天氣這麼熱,我熱到都快要像冰淇淋一樣融化了……而且不要說我,涼宮跟小玉會曬黑的,女生總不希望自己曬黑吧。」

「不不不,這你就不懂了,阿虛,要知道女生穿著泳裝曬黑後,只要把泳裝脫下,那種黑與白之間的映襯會讓人整個想入非非啊!」

「涼宮,有時候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是女生還是大叔……」

「少女身大叔心。」涼宮馬上回答。

「其實……我覺得曬得像小麥色,看起來蠻健康的。」

小玉也替涼宮幫腔,既然如此,我也只能聳聳肩。

「好啦,不過現在這西瓜還沒吃完。」我看著躺在免洗盤內的西瓜片,「要不然這樣吧,大雄,我們再拿顆西瓜,你先來劈吧。」

然後大雄被毛巾摀住眼睛,手上拿著球棒。我、小玉和涼宮一邊吃西瓜,一邊不停叫著不同的方向。

「大雄,西瓜在你左邊,左邊!」

「臭涼宮,西瓜明明在右後方!」

「不對,就在你的面前啊,現在打下去就對了!」

想當然,大雄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打,最後索性隨便亂揮,棒子當頭劈下。結果棒子砸中剛剛放到一旁的排球(我可以合理懷疑是涼宮為了趣味而故意放上去的),排球滾了出去,讓大雄失去重心,跌在沙地上。他扯下毛巾,看著排球往我們這裡滾過來,不禁問:

「排球剛剛不是放在旁邊嗎?為什麼會跑到沙地上?」

不過應該是真兇的涼宮完全沒理會大雄,她只是看著球,然後看向大雄。

「嗯……我還記得,以前小時候打躲避球都是用排球呢。」

「所以呢?」我問。

涼宮露出了不明意義的微笑,拿起圓圓的西瓜,輕輕拋起。

「要不然這樣子吧,我們拿西瓜當躲避球。」

 

 

「欸,現在還有其他人在看耶,我們真的要玩西瓜躲避球嗎?」

「當然囉!」

涼宮用球棒在地上畫兩條平行線,線裡面的就是等著被砸的,在外面的就是鬼,只要砸到人就可以進來裡面等著被砸。不知道為什麼,我和涼宮都變成裡面的被砸者,大雄一臉興奮地拿著西瓜,小玉則是一臉輕鬆。

「好,阿虛,你準備好了嗎?」

「等等,還有涼宮啊,為什麼只叫我的名字?」

「砸男生比砸女生爽嘛。」

「喂!」

大雄不理會我的喊叫,直接一西瓜朝我砸來,我趕緊用力一閃,西瓜竟然幾乎沒有掉落地飛到小玉那一側。

「小玉,小心!」

不過小玉一臉自信,西瓜衝向她懷裡,她雙掌朝上托住西瓜下盤,然後把西瓜拋了上去。

「我好歹也跟西瓜生活了二十多年啊,這種招式……難不倒我的!」

「好個借力使力。」涼宮如此評論。

不過小玉馬上右手後拉,雙眼直盯涼宮。

「不好意思呢,涼宮,比起來,你的確比阿虛還要容易瞄準呢!」

西瓜掉落,小玉左腳往前一踏,右手臂整個扣住西瓜,然後她腰一轉,西瓜用力飛向涼宮!

不過涼宮一樣笑得很有自信。

「這西瓜,砸不到我的。」

然後她看向我,露出溫柔的微笑。

「阿虛,謝謝。」

我以為的「我們的羈絆」不過就是撈金魚用的網子的程度。

但我錯了,我們根本是結下樑子了!

涼宮就把我的雙臂扣在背後,讓我直接被西瓜砸得血肉糢糊。整個地上到處都是破碎的果肉與紅色的西瓜汁。我抱住肚子,剛剛被砸的力道之強,實在讓我很難相信這是小玉這嬌小的女生砸出來的。

「涼宮……你這混帳!」

我拿起地上最大塊的西瓜肉,用力砸向涼宮。涼宮用雙臂擋住西瓜肉,不過身上還是被西瓜汁沾到,白色的比基尼變成紅色的。看到自己的泳裝被弄髒,涼宮似乎發火了。

「阿虛你這笨蛋!」

涼宮雙手拿起數塊西瓜肉,散彈槍般朝我砸來。小玉跟大雄看到,哈哈大笑起來,也拿起地上破碎的西瓜亂砸。最後大雄甚至又搬了好幾個西瓜過來,打破後,大聲吆喝:

「來喔,大家一起來砸西瓜喔!」

其他好奇的遊客就被這聲音吸引,一起拿起地上破碎的瓜肉,開始了西瓜的大亂鬥……

 

 

「還真懷念呢。」涼宮看著沙灘上血肉糢糊一片,不禁露出微笑,「說起來,小玉也因為這節日,每年都能大賺一筆呢!」

「沒想到你當初的一個主意居然會變成一個紀念日啊。」

我喝了口瓶裝茶,看著小玉跟她老公在一旁叫賣西瓜,他們攤位前早已大排長龍。

而另一邊,大雄穿著泳褲,不停幫忙維持場內秩序,一有受傷,馬上把人送出沙灘,同時也警告那些不遵守規則的遊客們。

「哇,爸爸,那就是西瓜節嗎?」

「對啊,小莉,跟你說喔,當初這節日的來由啊,是爸爸、媽媽還有我們朋友們,在海灘上玩西瓜躲避球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石頭書 的頭像
石頭書

石頭書的刻痕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