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書的刻痕(已停更)
「石頭書的刻痕」目前已搬遷到:

https://writerstand1234.blogspot.tw

痞客邦這裡不再更新

以前,我曾經以為只要寫不停寫小說,筆功總會不停進步,最後便能踏入「文學」這殿堂。

是的,以前。現在我不這麼想了,小說不是只要動筆就好,而是必須在一次次動筆中找到文字的用法,找出字句怎麼用最恰當,找出自己想表達什麼... 也就是說,「必須思考」,不是想到什麼就寫什麼,那是「隨筆」,不是「小說」。

小說的文字不能零散,就算零散,也得零散得有意義。前者為基礎,後者為進階,不能說「這就是我的文字特色」而故意逃避。走路都走不穩,跑步一定會跌倒。

而我第一次意識到自己有這缺點是在上「大學中文寫作」時,當時教授對我說了一句「宸碩,你的文字太破碎了」。在一次次與其他同儕的討論、教授的教導中,我才逐漸領悟什麼是破碎的文字,要怎樣才能達到完整。

 

--

 

文字零碎是現在很多人,尤其是網路小說、輕小說的特色,卻也是個很要命的特色。比方說,我引用尖端翻譯的空之境界(中)(P.124):

那一天,我人在初次遇見兩儀的暗巷中。

儘管現在還是白天,只要沒有行人來往,此處連街頭的種種噪音都聽不見。當時的血跡早已消失無蹤,我獨自佇立於巷內呼出白霧。

卡答卡答、卡答卡答。 

十月進入尾聲,自從我拋下家庭、工作與一切逃跑後即將滿一個月。

然而,警方似乎沒有通緝我的跡象。

不僅如此,我明明每天經過百貨公司檢查電視新聞,卻從未看到我犯下的命案報導出來,我還翻閱過不少報紙,依然找不到相關報導。

那命案和一般的街頭命案類型不同。肯定會勾起電視觀眾的興趣,不可能輕易當成意外處理掉。

這些句子看似沒什麼問題,但實際上問題不小,而最大的問題是:

為什麼這些句子都這麼短?

先從這問題開始說起。字句必須要有完整性,斷行必須斷好,標點符號也必須使用正確。這一篇最明顯的缺點在於斷行,例如從第四句進入第五句:

十月進入尾聲,自從我拋下家庭、工作與一切逃跑後即將滿一個月。

然而,警方似乎沒有通緝我的跡象。

 這兩句其實應該併成一句,至少不該斷行。同樣的,最後兩句也該併在同一句,讓句子在意義上得以完整,之後會再說明。

 

--

 

字句完不完整可藉由檢查文法知道,試著以英文結構來看自己的句子,通常敘事句的基本組成是「主詞」「動作」「受詞」(例如:我喝水),或者是「主詞」「將/把...」「受詞」「動作」(例如:我把水喝了),或者是被動式:「受詞」「被」「主詞」「動作」(例如:水被我喝了)。三種各有長處,第一種可以簡潔敘事,第二種可以強調動作,第三種可以強調受詞。

當然還有像形容句這種不需受詞的(例如:你很美),但主詞仍舊存在。(其實中文還有另一套稱呼,主、賓、謂... 不過我都忘光光了orz)

當然也可以省略主詞或受詞,但仍得讓讀者知道那句子的主詞或受詞是什麼,就算人名或代名詞看似很多,但如果抽掉會導致文法結構破碎,那倒不如保留。

而會基本句法後,接著便是補述。

補述的用意自然是形容,可以形容主詞、動作或是受詞,可以放在他們的前面或後面。

主詞,前面:那曾揍我一拳的少女正吃著烤魚。

(字句一氣呵成,但補述太長的話會導致一句話過長而難讀)

主詞,後面:那少女曾揍我一拳,現正吃著烤魚。

(可控制字句長度,卻可能導致字句破碎)

動作,前面:少女狼吞虎嚥地吃著烤魚。

(符合英文文法,強調的語氣較少)

動作,後面:少女吃烤魚吃得狼吞虎嚥。

(可強調補述,但補述太長可能讓原本的動作失焦)

受詞,前面:少女吃著表面烤得酥脆的烤魚。

(符合英文文法,強調語氣較少)

受詞,後面:少女吃著烤魚,其表面烤得酥脆。 

(可強調補述,但補述太長可能讓原本的動作失焦)

括號中是我自己對於字句的觀感,但若讀這一篇的創作者也有自己對文字的觀感,那就用自己的吧!我只是先給一個方向,讓寫不出來的人能有個參考。

 

--

 

接著是句讀及換行。

論文的話,句讀其實必須有一定格式,不過我們現在是在寫小說,所以可以「憑自己的意識」使用句讀。這裡講最常使用的逗號跟句號。

一般來說,使用逗號有兩種目的,一種是為了補述(前面的句子可以當例子),另一種是斷掉文字的節奏,也就是暫停的效果。但記住,逗號只是暫停,不是停止,所以不要意思已經完整了還用逗號繼續把句子連下去,該句點就得句點。

接著說說句點, 下句點的時機當然是一個句子已經完整了。通常判斷完整與否的方式就是藉由基本的文法,也就是我剛剛上面舉的那些例句 ,但當然可以拉的更長一點,以整體完不完整來看。

完整的句子通常有時間上或是物體代表的完整性,比如說:

「小橋,流水,人家。」(意義上的完整)

「他的食指沾著血流,沿著虛偽的淚痕緩緩滑到嘴角,然後像塗口紅般抹過雙唇,勾勒於另一側的嘴角,最後微微張開血紅的雙唇,以舌尖輕點指尖,品嚐鐵鏽的淚味。」(時間上的完整)

句子的完整只能自行判斷,這方面我也不是能手,所以無法說太多。

另外就是換行。

換行與斷句其實有異曲同工之妙,也就是說,會換行通常是因為那一句在時間上或者是意義上已經足夠了,所以換行。若以此來看,剛剛引用空之境界的那一段其實是非常破碎的,因為句子破碎,換行破碎,導致整體像散沙,不知道哪裡是著力點。

句子要保持完整當然有原因,因為只有保持完整,才能凸顯破碎的地方。

 

--

 

另外,這些技巧不只可以用在寫小說,寫散文、隨筆,甚至是寫字釐清思緒也都能用上。

 

創作者介紹

石頭書的刻痕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天啊!這篇真是太棒了,希望以後還能看到老師發表關於改善「破碎的文字」的教學文 :)
  • 我之後重寫一下,這篇是我當年有體悟的時候寫出來的,現在體悟更多了XD

    石頭書 於 2015/10/28 21: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