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幻想鄉,一個與世隔絕、各式各樣傳說仍然是真實的地方。

此時,在這不知為何女性居民比例遠大過於男性的地方裡,一名罕見的男性商人正看著他的電腦發愣著。在這連供電怎麼來都成謎的地方為什麼會有一台電腦就別多計較了,重點是他的電腦怪怪的。

「奇怪,為什麼電腦一動也不動?」

這穿著藍黑相間的男子叫森近霖之助,是幻想鄉內握有最多債權的人,只可惜他沒有暴力討債集團,所以只能放著那些債成呆帳,不過那是另一件事了。

他按了按電腦螢幕的開關,又按了按主機的開關。

毫無反應,就只是台電腦。

「該死,為什麼電腦不動啦?我記帳的資料要怎麼辦啊?」

空氣中隱隱約約有股難聞的燒焦味,雖然很不想承認,不過霖之助覺得電腦一定有某些地方燒毀了,而且是螢幕、主機都有,但他沒那技術修理電腦……應該說,在幻想鄉這個與「科技」兩字無緣的地方,怎麼可能有人會修理電腦?

「嘿,香霖,今天有沒有吃的?」

突然冒出一個大嗓門,是一個聽起來活力充沛、不、或許是過度充沛的少女聲,霖之助看著黑白相間的少女,忍不住嘆了口氣。

「魔理沙,不好意思,我現在很忙。」

黑白少女叫霧雨魔理沙,說來是和霖之助頗有淵源的人,喜歡暱稱霖之助叫「香霖」,不過霖之助常常把和她的緣份視為孽緣就是。

「怎麼了,你在忙什麼?」

「電腦莫名其妙地壞了,我現在正想辦法修理。」

「可是你會修嗎?」

「……妳也不必這樣直接一記直球打中別人痛處吧。」

霖之助無奈地敲著機械式鍵盤,發出喀喀喀的聲響,然後突然眼睛一樣。

「……魔理沙,該不會是妳玩壞的吧?」

「哪有!我很少碰你那台電腦喔,明明就是你自己弄壞的!」

魔理沙雙手插腰,氣呼呼地說:

「而且為什麼要懷疑到我頭上啊?說得我好像常常弄壞你的東西一樣!」

「我來想想,那是誰昨天把我珍藏的草藥給燒了呢?」

「那、那是要占卜的……」

「還有前天我的乾糧罐莫名其妙被打破了?」

「人家肚子餓了嘛……」

「還有那根被折成兩半的千年樹杖?」

「好啦對不起啦……」

看著魔理沙快哭出來的樣子,霖之助才終於覺得心情好轉了,他到旁邊拿起一個木箱,將螢幕及主機放置進去,再放一些棉花來抵銷撞擊。

「總之,繼續賴在這也不是辦法。」

他將一片木板放到箱子上,然後拿起釘子固定。

「魔理沙,之前竹林裡不是有開月都萬象展嗎?我記得裡面有個白髮的少女很厲害吧。」

「八意永琳嗎?她是天才呢。」

「果然啊,看那展覽裡的東西,有很多都是現在的人辦不到的啊。」

不過這畢竟是霖之助孤陋寡聞了,雖然月都萬象展裡的確有不少驚人的科技作品,但外界其實早已有類似的電器了。

「總之,等等幫我把電腦載過去吧,說不定她可以幫忙修好。」

「……好啦。」

魔理沙也無法不答應啊,誰叫香霖把之前的事都挖出來了。

不過霖之助倒也沒有馬上行動,他拿起櫃子裡的茶葉,燒了壺熱水泡茶,又拿了幾片仙貝當茶點。

「不過在這之前先吃點東西吧,妳剛剛不是才問有沒有吃的嗎?」

霖之助笑著,把仙貝放在桌上,看著魔理沙笑道:

「先吃吧,吃完再趕路也不遲。」

創作者介紹

石頭書的刻痕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