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書的刻痕(已停更)
「石頭書的刻痕」目前已搬遷到:

https://writerstand1234.blogspot.tw

痞客邦這裡不再更新

原來我做的一切,全都是口是心非 

1997年,張雨生因車禍去世。

1997年,他發售了讓他得到金曲獎的唱片──《口是心非》。

 

由於《口是心非》有著張雨生「遺作」的特殊性,這張的暢銷度僅次於他剛出道時的《天天想你》,也讓三年前《卡拉OKLIVE!台北,我》的不暢銷被人遺忘。電視台紛紛撥出懷念特輯來懷念這位音樂才子,而他以往不受重視的創作集也終於開始得到音樂上該有的評價。

只可惜,來得太晚。

張雨生一直在找尋創作與市場的平衡點,而這也表現在他發行的專輯上。由於《帶我去月球》並不如想像中暢銷(雖然賣15萬張也是相當恐怖的銷售亮了),因此他才唱了成名曲之一的《大海》。

因為《大海》暢銷,所以他之後才敢再發一發創作集《一天到晚游泳的魚》。而之後在香港四大天王風靡台灣的時候,他賭下了自己所有的創作才華寫出的狂想《卡拉OKLIVE!台北,我》卻只有賣了兩萬張,而導致他不得不乖乖地唱《還是朋友》。

直到他得到了張惠妹這塊璞玉,並以《姊妹》、《Bad Boy》兩張專輯來得到市場認可後,唱片公司終於無法在控制他,因為他已經是市場上炙手可熱的專業製作人。

張雨生懂市場,可是他不想屈服市場。然而,這樣矛盾的他不走獨立音樂,反而繼續在流行歌壇發展,找出自己創作與市場的平衡點。

是啊,這就是《口是心非》這張專輯的故事,他為市場、為掌聲作的這一切,是如此虛偽。如同他發行時的一旁的宣傳語:

「原來,我所做的一切,全都是口是心非。」

 

視覺與聯想

《口是心非》這張專輯在市場上被視作張雨生的經典,也是他的最高傑作。由於我本人還沒有管道取得整張專輯(無論是實體或是下載版),因此我無法對整張專輯做評論。我會將大部分的力量放在討論《口是心非》這首歌上。

張雨生為何選《口是心非》而非《河》、《玫瑰的名字》等更有特色、就音樂藝術來說更好的歌作為主打?因為沒人聽得懂。張雨生知道市場具有其理解力,但理解力並不夠強,因此像《河》隱含的性含意、《玫瑰的名字》經典的重搖滾都不夠大眾。

所以,筆者認為他挑了首最大眾的歌,也就是《口是心非》。

 

基本上,張雨生在這張專輯的填詞筆者是認為難以超越的,那是他十年來寫了上千首歌的累積,也是跌了無數次後得到的成果。台灣目前還沒有第二個填詞人能像雨生這樣有如此多變的填詞,有時如詩,有時大眾。

《口是心非》乍看之下是很像詩的,然而他的填詞其實是大眾的,因為他用的手法並不是隱喻,而是具象化。

口是心非  你深情的沉諾都隨著西風飄渺遠走

痴人夢話  我鍾情的倚託就像枯萎凋零的花朵

 

星火燎原  我熱情的眼眸曾點亮最燦爛的天空

晴天霹靂  你絕情地放手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

 

口是心非 你矯情的面容都烙印在心靈的角落

無話可說 我縱情的結果就像殘破光禿的山頭

 

渾然天成 我純情的悸動曾奔放最滾燙的節奏

不可收拾 你濫情的拋空所有晶瑩剔透的感受

主歌部分,張雨生以成語及一般話語混雜的方式創造一種「詩感」,在這種情況下還能顧及押韻及情境真的是功力。

他所選用的成語幾乎都是一種自然現象,而且是背後有所隱喻的自然現象。也因此,我們有辦法藉由那些成語同時獲得視覺上及意義上的雙重聯想。

這些連想是什麼,筆者應該不須多談了吧()

 

張雨生你在說謊

口是心非是情歌,然而,筆者認為這是偽裝的。

這點從一開始開場便能聽出個端倪,一般的情歌哪裡會使用這種「西域式」的配樂,使人眼前浮現著千年前人們騎在駱駝上的大漠時光呢?

從一開始,《口是心非》展現的格局便使他注定不是一首情歌。或者,更準確一點,「不只是」一首情歌。

 

於是愛恨交錯人消瘦  怕是怕這些苦沒來由

於是悲歡起落人靜默  等一等這些傷會自由

 

是不是看到歌詞,便會忍不住跟著張雨生詭譎的填曲一起哼唱起來了呢?

大部分情況下,旋律到高音處便會讓人不自覺將那字以更大的力道唱出,而張雨生副歌首句的高音便是「恨」,也讓這首歌成功添加了其悲情。而且,這裡的「恨」不只有一般男女之間的由愛生恨,就算是更深的、如與國家、與民族、與身世牽連的「恨」都有辦法概括。

後面的「怕是怕這些苦沒來由」看似不夠有邏輯,或許是為押韻而寫。實際上,它反而是要替前一句做個註解──愛恨交錯,那麼那些愛、恨是從哪裡來的?若是當那些理由全都消失了,那麼我們剩的還剩什麼?

空虛。

這句尤其讓我想到復仇,若是當你恨的人死了,你過去的仇恨、痛苦將變成什麼?

 

後一句的「悲歡起落人靜默」,筆者認為是要承接前面用的。此刻,這句便將這首歌的價值擴大了。前面或許還可以用情歌只有兩人(或三人)的格局來解釋,然而這句已經不只是寫這樣隱私、短暫的歷程,而是整個人生的宏觀。

我聽到這句時,我彷彿看見一個老人坐在竹椅上,仰望著天花板,回憶著過去的一切。

而這樣的意象也完美的接上最後一句。

 

等一等這些傷會自由

 

人生啊,到最後不是什麼都不復擁有了嗎?那些愛過、恨過、哭過、笑過的往事,都會在最後一刻釋懷的。如同他說的,「等一等,這些傷會自由。」

 

超越

張雨生曾說過,他製作這張專輯最重要的理念是「超越」,其次才是「誠實」。

若以此來看,他毫無疑問做到了。《口是心非》這首從歌名就在騙人的情歌的確不只是情歌,它超越了情歌的格局,也超越了人生的格局。

 

創作者介紹

石頭書的刻痕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潔小摳
  • 前些時日有在PTT板上注意到這篇文章,
    原來是出自您之手,寫得真的很棒...

    不敢說對寶哥有多少著迷或研究,
    但真的,很可惜,再也聽不到他的笑聲和音樂...
  • 我也很喜歡他,真的、真的非常喜歡。

    正是對他的才華、對他對人生的態度都很佩服,正是因為每次聽完口是心非都有如此體悟,所以我才會寫下這篇樂評,也算是給他的紀念。

    感謝稱讚:)

    石頭書 於 2011/01/13 13: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