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書的刻痕(已停更)
「石頭書的刻痕」目前已搬遷到:

https://writerstand1234.blogspot.tw

痞客邦這裡不再更新

目前日期文章:20120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喬賽.薩拉馬戈,照理來說這是我一輩子都不會注意到的名字,不過因為這次參加搶救文藝營,文藝營那裡開出的書單中有這本,所以我便把這本借回去讀了一遍,而旁邊的介紹是說:喬賽.薩拉馬戈是一名得過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而這本書是他的代表作。

客觀來說吧,這本書其實寫的還不錯,只是我不知道為什麼讀的時候一直有種不爽感。縱使封面上說這本書媲美《1984》,是的,我喜歡《1984》,歐威爾對於極權時代的人性實在掌握得很好,尤其現在還有一個叫北韓的國家依然在過著書中的生活,使我對歐威爾非常佩服。但我實在無法認同這本書媲美《1984》。

等書讀到快結束時,我才瞭解這種白爛感是怎麼回事。在說明這份不爽感的來由之前,我先稍微擷取一下故事的大意:

有一天,一個人開車時突然瞎掉了,但不是一般的眼急而瞎,他看到的是一片永無止盡的混濁白茫。有另一個人送他回家,第一個瞎子去看眼科醫生……,然後,所有和第一個瞎子有物理上近距離接觸(如待在同一個房間)的人也相繼只能看到一片白,只有眼科醫生的妻子不知道為什麼沒有瞎掉。眼科醫師回報衛生署這種白盲可能是種傳染病,然後他們被關到一間瘋人院隔離,由軍方下令看守,想逃掉的人都會被射殺。過不久,瘋人院人越來越多,裡面當然有強盜打劫和其他骯髒事。好,總之最後全國的人都瞎了,軍隊也無法再看守了,他們回到外界,結果外界全都是盲人,食物被洗劫、隨地便溺、一樣一堆骯髒事、死人……。總之他們一行人到醫生夫妻家中,好不容易過個稍微好一點的生活。正當他們想著這日子可能繼續下去時,突然大家都看得見了。可是,換醫生太太開始只能看見一片白茫茫了。

這本書並不好讀,因為全書沒有一句對話框,而且每一段都長得可怕。我可以感覺到,作者使用這種寫法是為了表達盲人那種只能分辨聲音而一切面貌模糊的感覺,而這本書的語言也夠成熟,裡面有針對突如其來的盲目的各種哲學辯論。比如說,因為大家都盲了,縱使並未喪失思考能力,大家還是一起幹骯髒事,而只有醫生太太能目睹這可怕的一切……。好,不過這不是重點。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第一次放棄學大提琴,是在十五歲的時候。

他其實是喜歡拉琴的,也知道自己的技術仍不成熟,他仍想繼續追隨老師學下去。只是,當時家裡的經濟狀況並不允許。父親經商失敗,跑了,母親變賣了太多家產來還債,他的大提琴也只是其中之一。當他把那把琴扛到樂器行時,他想起一開始學琴的時候,當時他只有五歲,樂器行和現在差不了多少。父母詢問店員後,他們來到古典樂器區,然後,他就看到那把琴。當時經商的爸爸生意成功,二話不說就買下,請了音樂老師一個禮拜教兩次。當時的他並不知道,父母希望他學樂器,是希望他有朝一日能有和「會拉大提琴」相應的社會階級,那是一種偽裝、一種扭曲的愛,恰如他第一次啦大提琴時的單音。當時的他必須墊腳尖才有辦法按到琴頸,左手拿弓,模仿老師的動作擦弦,發出粗糙而扭曲的單音。往後,他或許知道那份扭曲,但他更看重的是愛的真實,如同他的琴藝越來越好,粗糙而扭曲的音色也逐漸圓滑,最後如流水一般。

他放下琴弓之後,看清現實,不是每個人都想聽他拉琴,但每個人都得吃飯,所以他出去外面餐廳找師父,拿起鍋子和杓子,開啟另一段人生。

如果說學音樂有讓他在煮東西方面學到什麼,或許是節奏感吧,每個翻炒、攪拌,他都可以感受到一股節奏從手上的廚具傳來。每個切菜或切其他東西,他都可以規律地把東西裁成一樣大小,哪怕用尺量也沒多少誤差。他能夠一邊哼著貝多芬,一邊炒蔥爆牛柳,在交響曲結束的瞬間,一桌好菜也全部煮完。

當完兵後,他便去飯店工作,說慢不慢,說快不快,二十歲時,他認識了外場的女服務生,很快便陷入熱戀。過沒兩年,兩人便結婚了,他也決定出來開業。一年後,第一個女兒便出生了。後來國中同學會,他才知道原來他是四十個同學裡面最早結婚的人之一,也是最早有兒女的。他開餐廳,一個禮拜只休一天,很多國定假日他都不休息,從下午五點開到凌晨一點。很辛苦,他的日子比很多單身的人還辛苦,但他很甘願,他愛他老婆,也愛他可愛的女兒。現在,大女兒已經要五歲了,弟弟正在老婆懷裡。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午五點,魯迅選讀考完後,這學期也算是宣告結束了。

這學期修的學分不算太多,也不少,21學分三主科。很慶幸地是,三個主科的教授都很厲害,量物的維甫、熱物的秀豪、相對論導的周定一... 可以說,這個三年級是我上大學以來第一次覺得知識原來可以這樣「扎扎實實的學」,而不是繁複的計算與討論而已。

創作相關的課依然有在修,劇本創作,劉南芳老師真的很厲害,可以一眼看出作品中的缺點,不,這只要有寫過一段時間,大部分創作者都還有這能力,但南芳老師厲害的地方是,她有辦法提出讓劇情更畫龍點睛的可能構想、idea,有幾次我聽完她的建議後,心幾乎是狠狠地被搥了一下!只可惜她是成大的講師,這學期教完這劇本創作後,以後應該不會在清大開課了。

通識的話,我是修「魯迅選讀」及「科技與社會」,先說魯迅吧。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08 Sun 2012 10:50

或許我們這一代註定得是漂泊的一代。

我的人生不會有「落葉歸根」這種東西。我是宜蘭人,卻是在高雄出生;明明住處周遭都是稻田,照理來說該是個鄉村小孩,但我卻是公務員家庭;爸爸是嘉義竹崎鄉的庄腳孩子,我的台語卻支離破碎;媽媽是屏東萬巒的眷村小孩,我卻幾乎無法聽懂隔壁鄰居爺爺濃厚的山東腔;外婆是客家人,我卻連一句客語都聽不懂。

我相信我不是唯一一個這樣的小孩,身上有著時代留下的每個痕跡,從國共內戰到二二八,從客家、閩南到外省。但那些痕跡只殘留在DNA裡,而從沒有在語言上表現出來,於是,當我漸漸失去與上一代,乃至與某個族群的最大聯繫時,漸漸地,我也離那裡越來越遠。

於是,我也漸漸不知道所謂「歸屬」是什麼。

每個寒暑假、過年,爸爸總會開車,帶我們一家大小從北到南走一遍,細數我們在各地的親戚,台北的二阿姨、台中的二姑姑和小姑姑、嘉義的大伯及大姑姑、高雄的大阿姨及小阿姨,以及住在屏東的大舅。在我小舅娶蘇澳一個護士為妻之前,我從沒有一個親戚是在縣內的。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篇文章是我參加文創社團的作業之一,這次的作業是「專題研究」,原來是因為「寫故事時常常會需要查資料」,所以要試著以簡單明瞭的方式把資料整理出來,讓非本科系的人也能看懂。

我這篇並不是因為寫故事時要查資料而得到的,而是更簡單的原因,突然就對這東西好奇,所以就查資料,然後稍微有點頭緒。接著便因為這次作業,我便順便把資料整理一番。裏面有些現象連我自己也仍然不大懂,所以其實就「要讓非本科系也能看懂」這件事來說,我也不算成功。不過,我也已經盡全力把這篇弄得好懂了,對這題目有好奇的就繼續看下去吧。

======

各位在日常生活中應該都常常使用原子序大於鐵的各種元素物質及化合物,比如說銅線、銀觸媒、電子產品接線中的鍍金... ,甚至是核電廠的燃料棒。嗯,好,這很正常,原子序比鐵還高的元素不只存在,而且還頗常見及頗多應用。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年的跨年在物理館頂樓度過,原以為只有我、丙醇、陣容跟裕翔四人,從三樓物K走到電梯到不了的八樓,但隨時間逼近00:00,實驗室的學長,還有沒見過的同學們都一一上來。雖然頂樓似乎正在施工,但一群人在上面,宛如這裡也是另一個跨年聖地。寒風中,大燈在下方打著人社鐘塔,在山上顯得高聳,新年一到,煙火便從人社鐘塔底部放出,不幸的是,清大沒什麼錢,所以這煙火其實大部分都被樹林遮住,能看到的只有他們小小的頂部及幾發大煙火。

煙火似乎是寒風中新年一刻的共通語言,市政府、交大及我們知道或不知道的單位們都放煙火,環空半球每個地方都能聽到火藥爆炸的音波,每個地方的煙火就像接力棒,一邊放完,一邊未停,就這樣持續下去。似乎是市政府那裡吧,他們似乎特別有錢,有些煙火還有造型,比如說,一個白兔笑臉或一般的幾枚笑臉,在瞬間的火光中存在。或者幾發高射砲,連頂樓的我們都得仰視,看清一顆顆光點組成瞬間消逝的大光球。

整個煙火秀持續了八分多鐘,結束後,大家喊著:「新年快樂。」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