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聽完這場演講,雖說明天還有相對論導論的作業要交,不過我還是不怕死地聽了這場演講,收穫不少,把我一些盲點打破了。

 

演講是從時報出版社的林總編開始,她開了很多有關中國知識分子的書單,當然,全都是時報出版社出的。由於我對這些書單沒有太大興趣,因此這部分沒有專心聽。

 

整個演講的高潮應該是從黃所長開始。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