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書的刻痕(已停更)
「石頭書的刻痕」目前已搬遷到:

https://writerstand1234.blogspot.tw

痞客邦這裡不再更新

目前日期文章:201110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其實我對林燿德這作家並沒有什麼太大的第一印象,第一次會知道他,是因為別人板上有一篇楊照為他寫的訃文(http://city.udn.com/78/3793833),除此之外,便是朱宥勳的「惡觀系列」對林燿德的致敬。我對這名字好奇了許久,正巧最近想借書來看,於是便借了他的短篇小說集《惡地形》。

 

老實說,看完的感覺就是無感,對,就是那種進不去故事裡的感覺。 

 

我想或許是我選錯文類,因為林燿德最有名的是詩,其次散文,而我居然是從小說開始讀。但林燿德的小說其實並不差,他也在小說上面拿過不少文藝獎,如此說來,究竟是什麼問題讓我無法融入他呢?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剛聽完這場演講,雖說明天還有相對論導論的作業要交,不過我還是不怕死地聽了這場演講,收穫不少,把我一些盲點打破了。

 

演講是從時報出版社的林總編開始,她開了很多有關中國知識分子的書單,當然,全都是時報出版社出的。由於我對這些書單沒有太大興趣,因此這部分沒有專心聽。

 

整個演講的高潮應該是從黃所長開始。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屆台灣聯合大學藝文競賽  小說佳作)

 

阿家第一次騎那台摩托車上山,是十多年前的事。

他仍記憶猶新,那時他騎著那台125,兩側裝著綠色的布袋,到山腳下的鬧區。在那條大街上,左側、右側都是兩、三層樓高的平房,開著便利商店、冰店、機車店……等民生商店,然後旁邊有一條大岔路,過去,便是火車站了。這裡一向只有區間車會不定時來這裡。一兩台計程車悠閒地攤在站前的空地,把板金烤成明亮的金黃色。來到這裡的人有很多是坐火車來的,作為離開都市到鄉間放鬆的一種方式,但對這裡的人而言,這是他們離開這山腳最簡單、也最難回來的方法。

這鬧區並不長,當這條大路彎曲時,左側會出現一間加油站,那是那些平房的終點,阿家會在那裡把機車加滿油,然後駛上曲折的山路。一開始,平房由路樹及高過人的芒草堆取代,再騎過去,右手邊變成山壁,左手邊變成山崖,那些路樹與芒草堆只能在上面或下面的平坦地方生長,只有那裡才有辦法累積灰塵成為土壤。那些路面常年被砂石車佔據,劇烈振動,排氣管吐出的黑煙充滿惡臭的微粒,就這樣降落到路旁。阿家每次都得穿著薄外套及戴口罩來擋黑煙,即使如此,把口罩拔下來時,他臉上安全帽與口罩之間的空隙便是黑的,像是他為了安眠而戴了個黑眼罩。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一切推導展開之前
我和你說:
「我們周遭的世界
都有一樣的準則。」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還記得一則和明華園有關的新聞,內容是說明華園到法國公演,他們當然是以台語表演,但表演完後,許多觀眾都起來鼓掌,還有不少人淚眼迷濛地說「我們和你們有同樣的歷史!」

《百年孤寂》裡有一段是這樣的:由於香蕉公司對於馬康多(也就是主角們住的地方)長期剝削,布恩迪雅(Buendia)家族的第四代,約瑟.亞加迪奧.席岡多,成為工人領導,帶三千多名工人到火車站前的廣場抗議。一開始,他們當然是跟香蕉公司和談,但香蕉公司始終不開出他們能接受的條件,他們也就遲遲不復工。之後,軍隊來了,對著廣場上三千多人不停掃射,血像河一樣洗著廣場,席岡多裝死逃過一截。當他醒來時,他正在一輛火車上,周遭都是屍體,他連忙跳下火車,火車開往海邊丟棄屍體。當他再次回到廣場時,什麼都沒了,血跡、毛髮、甚至一點他們曾抗議過的痕跡……

        之後,無論他和誰說這件事,沒有一個人相信。電台廣播一切平安無事,後來的課本也寫抗議平平安安結束,大家都愉悅地回家,甚至,當政府的人開始清算曾抗議的那些人,跑來布恩迪雅家的房子時,席岡多就在他們面前,他們竟眼睜睜地完全忽視。對政府來說,席岡多抗議的一切從來不存在,就像他們對席岡多本人一樣……

這裡描寫的其實是哥倫比亞在1928年發生的香蕉大屠殺事件,我手頭也只有(懶得看的)英文維基資料,這裡便只寫我對這事件的瞭解。

在十八、十九世紀時,賣香蕉是一種暴利,美國便成立了聯合水果(United Fruit)來銷售各式水果,同時也在南美許多地方僱用當地人民種植香蕉。當然,這種跨國大企業最擅長的就是壓榨,所以勞工便要求提出較合理的薪資,哥倫比亞也是一樣。只是他們萬萬沒想到,聯合水果不但不遵從,還和政府合作以軍隊鎮壓,造成幾千人死亡的慘劇。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01 Sat 2011 12:24
  • 細讀

 


或許是最近詩讀多了,也寫多了(也或許是因為開始讀劇本的關係),最近讀文字的速度越來越慢,就算是自己寫的也是。不知道這習慣是好是壞,但能確定的是,我大概已經沒有以前那種一日三本小說的讀書速度了。

但也因為讀的速度越來越慢,開始慢慢能抓到文字背後的東西,解構詩的能力越來越強(只是還是寫得一樣爛orz ),看只有對話的劇本時也開始能看出對話背後的攻防戰,慢慢的,連自己使用文字的方式也變了。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