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書的刻痕(已停更)
「石頭書的刻痕」目前已搬遷到:

https://writerstand1234.blogspot.tw

痞客邦這裡不再更新

目前日期文章:201104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pr 27 Wed 2011 01:25
  • 鏡子


你的微笑好僵硬 彷彿表情凍成了冰
你的眼角流著淚滴 明明說了不想哭泣

早就聽過了很多警告 你卻還執意要做到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10.

你知道嗎?過了這麼多年了,我從沒忘記與你相遇的那一天。

不,你應該不知道吧,畢竟你離開了。我只能在夜半唸我的小說,彷彿你和莫邪還在身邊。你們還活著,縱使只能活在紙上。

我還一直守著約定喔,你看,那些書和那些空白稿紙都可以作證。

「千刀歌」,是嗎?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愛因斯坦知道兩個地點的最短距離
不是戀人的心
不是直線

現實不再是正交座標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總說,人像樹一樣,長大了要遮蔭,庇護底下的人。

樹總有一天會死,終至枝頭上沒有任何葉子,倒榻,然後成為庇護的小樹的養分。

但你總會感慨一句,唉,我沒根啊,我沒根啊。

你總說自己像個浮萍,一生都在漂泊,無落根處。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過一遍之後,我才終於知道台灣文壇上有個小說家叫甘耀明。

這本小說並不是一般正邪對抗的故事,也不是探究什麼生命的意義,不過就是看著各個人物活在那本小說裡,活在充滿原住民傳說、歷史、幻想與史實之間。也因此,要說這本書探究什麼我說不上來,但我知道這的確是個好故事。

甘耀明在寫作時混合國、台、客、日甚至英文在小說裡,造就出語言的雙重性,你既可以用國語大致看出文字在講什麼,會講台語或客語便會更覺得那語言打在心中。比如我擷取書中開頭的第二段:

大鐵獸來時,帕和同學正放學。那時的天氣霜峻,他們赤腳走在一種早年特有的輕便車軌道上想用冷鐵軌麻痺腳板,走路就不大痛,卻常踢破了指頭而不自知。忽然間,帕跪落去,耳朵貼上軌道,上頭除了輕便車的奔馳聲,還傳來大鐵獸的怒吼。他跳起來,大喊他要攔下大怪獸,喊完,戴上戰鬥帽。一旁老是跟班的同學戴上盤帽,拉一拉帽簷,學他張開手,搞不清楚自己的蠢樣是要幹嘛。帕的目珠激動,肌肉膨脹,他多走幾步,站上那座才建好的「香灰橋」。他張開腳,鐵著腰,直到胸肌滿出了旺盛的氣力,大吼一聲,要在這橋頭擋下那改變關牛窩的魔魅力量。

彷彿童年時對於外界、對於萬物的幻想,甘耀明以他的筆重新寫出來了,而且還多了更多以前童年不知道的鄉野傳奇或歷史,以他獨特的語言緩緩道來,彷彿聽著阿公在講好久好久以前的故事。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基本上,噬夢人的劇情我看到最後還是一片霧煞煞,應該說他用三十萬字寫出這種故事我反而覺得有點太多餘,以至於我根本無法看清故事到底是怎樣。該怎麼說呢,像是犯了小說家最常犯的錯誤,也就是把簡單的事說得太過複雜,又參雜太多不必要的詳細描繪。

但我必須要說,他也參雜了很多不必要卻很棒的詳細描繪。

噬夢人的主線是關於人格的形成及夢、記憶與感情之間的關係,但主線的故事... 其實我覺得頗無聊的(被揍),另外,我實在想不透為什麼要用A片隱藏訊息,為什麼是A片啊! 
(而且你既然都寫出是A片內容幹嘛不弄個特典啊)(再次被揍)

反而是伊格言用很特殊的方法架構出未來世界,而這種架構方法的確給了文字新的可能性 

石頭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